首頁
>新聞資訊>行業資訊
誰支付抽蓄"座機費"?

  國家發改委5月7日發布《關于進一步完善抽水蓄能價格形成機制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明確以競爭性方式形成電量電價,將容量電價納入輸配電價回收。容量電價體現抽水蓄能(以下簡稱“抽蓄”)電站提供調頻、調壓、系統備用和黑啟動等輔助服務的價值。同時強化抽蓄與電力市場建設發展的銜接,逐步推動抽蓄電站進入市場。
  電好比市場中的魚,商家刮鱗去鰓、充氮加冰、打包寄送以便客戶遠程獲取新鮮食材,這些服務就像電力系統中的“輔助服務”,旨在讓用戶獲得更穩定、安全的電能供應。抽蓄電站在用電低谷時從電網“充電”,用電高峰時向電網“放電”,是電力系統的“穩定器”“調節器”“平衡器”。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意見》對抽蓄產業是重大利好,使其有了電價“底氣”,也能更好地發揮價值。那么,容量電價通過輸配電價回收有何作用?


容量電價通過輸配電價回收


  電網企業對抽蓄的投資曾經歷過“大轉彎”。2019年5月,國家發改委下發《輸配電定價成本監審辦法》(以下簡稱《辦法》),明確抽蓄不得計入輸配電定價成本。作為當前抽蓄最大的投資主體,國家電網于2019年底踩下投資“急剎車”,下發《關于進一步嚴格控制電網投資的通知》,提出“不再安排抽水蓄能新開工項目”。
  業內人士表示,輸配電價相當于“過路費”,是電網企業的主要收入來源,《辦法》意味著抽蓄成了“只出不進”的賠本買賣,一度淪為“棄子”。
  短暫叫停后,國家電網去年2月重啟抽蓄投資,山西垣曲、遼寧清原等抽蓄項目于陸續繼開工。今年3月,國家電網在《“碳達峰、碳中和”行動方案》中明確表示,未來將大力推進抽蓄電站和調峰氣電建設,并完善抽蓄電價形成和容量電費分攤機制。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認為:“《意見》明確了容量電價通過輸配電價回收的思路,可看作抽蓄的'止血包',同時完善了抽蓄疏導機制。電力現貨市場與輔助服務市場逐步完善后,抽蓄可通過峰谷套利、參與系統輔助服務'養活自己'。”
  中國價格協會能源和供水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侯守禮肯定了《意見》,認為其較好地平衡了電源、電網、用戶的利益,而且較好地兼顧了歷史、現在、未來的形勢,是一個積極穩妥的改革方案。


抽蓄“座機費”如何分攤


  容量電價相當于安裝電話的“座機費”,與電度電費共同組成兩部制電價,早在2014年,國家就首選抽蓄享有兩部制電價。通過“過路費”回收“座機費”,抽水蓄能疏導機制逐漸清晰,但“座機費”該由誰分攤?
  《意見》指出,抽蓄電站明確同時服務于特定電源和電力系統的,應明確機組容量分攤比例,容量電費按容量分攤比例在特定電源和電力系統之間進行分攤。特定電源應分攤的容量電費由相關受益主體承擔,并在核定抽蓄電站容量電價時相應扣減。換言之,特定電源和用戶共同分攤抽蓄容量電費。
  那么,特定電源是否有義務分攤抽水蓄能容量電費?侯守禮指出,《意見》是一個改革方案,期待在具體實踐中進一步細化。例如,如何更好地確定可以分攤容量電費的特定電源以及分攤比例。
  “間歇性、波動性的'風光',以及難以靈活調節的核電,對系統容量的耗費是不同的,需要按照'誰受益誰付費、多受益多付費'的原則進一步細化。”侯守禮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指出,市場化背景下,應當由用戶承擔容量電費。“抽蓄不以發電為目的,主要提供輔助服務。如果仍然維持用戶側享受輔助服務的'大鍋飯',用戶很可能不會考慮自身用電習慣對電力系統的'友好程度',甚至可能形成鼓勵用戶濫用輔助服務的局面。”
  作為受益主體,是否所有用戶都應承擔容量電價?上述業內人士表示,容量電價由電網先行支付是合理的,但不應該像輸配電價那樣直接由全體用戶平均分攤。高峰時段難以調節的用戶應相應多支付。
  具體而言,侯守禮認為,應讓那些占用系統高峰資源、需要提供高可靠供電服務、不能進行需求側響應的用戶更多地承擔容量費用。反之,能夠進行需求側響應、不過多占用系統資源的可中斷負荷,則可以降低容量費用。


抽蓄投資主體應多元化


  上述業內人士表示,火電等傳統電源不應支付容量電費,反而該獲得容量費用。在市場環境下,特別是在減碳背景下,可再生能源在整個電力系統中的出力顯著增加,將對系統的靈活性,特別是快速爬坡能力和容量備用提出更高要求?,F行電源側電價機制執行的是單一制電能量價格,隨著利用小時下降,電源項目的投資回收逐漸遇到障礙。
  “這既不利于引導投資主體建設高調節性能的新機組,也不利于存量機組進行靈活性技術改造。長此以往,電力系統的整體靈活性和消納可再生能源的能力都會隨之下降,最終影響可再生能源可持續發展。”該人士直言。
  對于抽蓄該由誰投資的問題,一位知情人士指出,二灘水電站棄水引發并導致了第一次電改下的廠網分離,電網僅保留了部分抽蓄資源為電網側調峰。電網企業擁有抽蓄的調度權、發電權,如今《意見》將抽蓄定價權也交給電網企業。“總體而言,抽蓄屬于競爭性業務,應按照'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的思路將其從電網企業中剝離,其投資主體應該更加多元。”
  發電企業會否成為抽蓄電站的“新東家”?上述知情人士表示,目前我國抽蓄電站的盈利與電網運營利潤進行捆綁式計算,電網以外的其他企業建設抽蓄電站并不具備優勢,非電網資產的抽蓄調度就是大問題。例如,2018年三峽集團轉讓內蒙古呼和浩特抽水蓄能電站61%股權,成為繼2013年湖南黑麋峰抽水蓄能電站轉讓后,國內又一例發電企業轉讓虧損抽蓄電站的案例。因此,七成抽蓄投資方是電網企業。”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女教师波多野结衣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