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資訊>綜合報道
無人區的那束光

  "小陳!小陳!帳篷進水了,快醒醒!快醒醒!"一陣急促的呼叫聲把陳俊帆從睡夢中拉了起來,迷迷糊糊中他能感受到一束手電的光在眼前快速地搖晃…… 

  時至今日,那道晃眼的光,那個驚心動魄的夜晚也時常浮現在他的眼前。事情發生在中國能建西南院參建的白鶴灘-江蘇±800千伏直流輸電線路工程前期外業作業期間。"那是我們進入無人區的第一晚,伴隨著轟鳴的雷聲我立馬驚坐起來,發現半個身子已經浸泡在了積水的帳篷里。這段讓我第一次感受到生死考驗的終勘之旅就此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底。"

  白鶴灘-江蘇±800千伏直流輸電線路工程由于工期緊急,為了搶在大雪封山前完成終勘定位工作,一支由主要由共產黨員組成的青年突擊隊在中國能建西南院集結成立,他們即將去征服一段20千米的無人區。無人區沒有電、沒有水、沒有信號、也沒有人煙,海拔高,地勢高差大、氣候惡劣,這些特殊的條件都給終勘外業工作帶來了極大的挑戰。

  前往無人區的那個清晨,突擊隊員們士氣昂揚,出發前隊長召集大家合影留念,誓要用九天的時間啃下這塊涼山深處的"硬骨頭"。去往山頂的營地需從海拔2000米的谷堆鄉向上跋涉約1000米,途中隊員們換上長靴踏過泥濘濕滑的碎石小道,互相攙扶著趟過齊膝深的湍急水流,身后十余人組成的馬隊馱著發電機和后勤物資緊緊跟隨,頗有幾分"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的長征氣勢。

  耗時4個小時的跋涉,隊員們終于抵達海拔3000米的山頂營地。濕冷的雨霧讓人看不清十米開外的伙伴,大家的心頓時涼了半截。來不及休息,面對變幻莫測的天氣情況,隊員們爭分奪秒地投入到營地的布置中。選擇合適露營地點、合理規劃駐地功能區域、設置危險源標識、架設臨時生活用電、挖建排水溝,經過大半天的努力,突擊隊終于趕在天黑前完成了營地的搭建。

  露營的第一晚,雷雨交加,暴雨突至,即使在帳篷上搭蓋了防水彩條布,在上坡側挖建了排水溝,但過大的雨量還是讓帳篷變成了一葉在暴風雨中搖曳的孤舟,讓整個突擊隊在零下5度的深夜里里外外濕了個透,好在易海蓉手電的那一束光幫助陳俊帆及時撤離,不然后面的危險可想而知。

  在無人區的那九天日子里,突擊隊每天清晨出發,傍晚返回營地。他們中的每一個人都清楚地記得在密不見光的荊棘叢林中艱難穿行的每一次跌倒,記得在寒冷雨霧中那一身棉服反復被雨水和汗水浸透,記得蹣跚前進找不到塔位的萬分沮喪,記得那24小時泥濘濕滑的破敗營地帶來的絕望。連續的高強度工作,很快就讓大家的身體和精神都到達了極限。

  夜晚的營地常常因為發電機故障,一片漆黑,手機信號也沒有,大家只能經常冒著小雨去到百米外的山頭跟家里報平安。"還記得有一個夜晚我醒來發現身旁空無一人,拉開帳篷卻看到遠處黑夜中閃爍著的一點星光,原來是易海蓉在跟他的女兒通電話,沿著光的方向時不時還能聽到黑夜里傳來的慈父笑聲。那一刻的溫馨是那么地讓人動容。"陳俊帆談到在無人區夜里的那一束光,都是他們堅定向前的信念。在那寒冷的夜晚,大山里亮著的幾盞孤燈也許遠沒有星光來得璀璨,但在那兒有一群沖鋒在前、無比可愛的人,他們將對家的思念轉化為拼搏的動力,將對電力事業的忠誠轉化為執著的堅守。

  營地晚飯時間的放松閑聊成為了無人區工作中為數不多的娛樂項目。大家一邊吃著夾生的米飯,一邊談笑風生地吹噓著自己作為西南院線路人征服的每一座大山。每一個故事都記載著西南院人"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的革命精神。每當有人想放棄的時候總能在大家的眼神里看到那樣一束光,是堅毅的信念,是敢打硬仗、奮勇在前的擔當,是那束光鼓勵、指引著突擊隊每一名隊員不斷地向前,一步一步實現著看似不可能完成的目標。

  是的,在無人區的困難面前西南院人沒有退縮,反而更是眾志成城地攻克下了每一基困難塔位。因為線路人的使命,他們在大山中探尋出一條條輸送光明的線路走廊。因為線路人的執著,他們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對比著更優的技術方案。最終,突擊隊用九天的時間完成了最初立下的誓言,戰勝了白鶴灘-江蘇線路工程中最大的挑戰。

  從營地下山的最后一個清晨,天氣奇跡般地放晴了,短暫的陽光散落在飄揚的突擊隊旗幟上,熠熠生輝。大家顧不上蓬亂的發型、污手垢面的形象,爭先恐后地要和那矗立山頂的紅旗合影留念,那一刻的歡笑無比真切。

  在這九天八夜的時間里,帳篷里搖晃著的那束手電光,黑夜里閃爍著的那束手機光,隊員們眼中的那束信念之光,都是整個突擊隊堅持的動力,展現出了西南院人不畏艱險、勇于拼搏的精神。這每一束光也照進了每一位隊員的人生,時刻提醒他們無論走向何處,也一定不忘初心,勇往直前。

  遙望巍峨的群山,仿佛能看到一座座輸電鐵塔挺立其中的壯美未來。作為共和國的建設者,西南院人用堅守擔當兌現著對電力事業的初心和使命,用青春奮進實現了對黨和祖國的承諾。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女教师波多野结衣在线播放